“不知道。”风行云回答说。 “不。”向瓦牙以一种从未有过的虎头蚂蚁般的固执拖着那柄剑走了起来,“我要带回去作个纪念。”

2020-5-23

景色慢慢地变了。一苇溪的水流逐渐变得断续宽广没有界限。他们脚下的土地越来越松软他们踩在上面就仿佛踩在厚厚的吸满了水的羊毛地毯上似的。他们来到了沼泽地。低矮的丛生的芦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墨绿色的地衣与苔藓顶着碎花小伞的黑骷髅蘑菇。现在在数十丈宽的溪流边缘那些枝叶锦簇的高大乔木在他们头顶上交叉起来形成了一个深绿色的幽长的秘密洞穴。

沼泽地里的雾气开始升了上来那些雾是蓝色的先是没过了他们的脚踵接着漫过了他们的小腿大腿与胸口最后像个蓝色的膜一样把他们全包了起来。羽人小伙虽然世代生活在林中与树木为邻却从没这么强烈地感觉到森林是一个活生生的东西。露珠从草叶上滴下的声音树木那微弱的呼吸声他们的脚步在蓝色的水中发出的泼溅声都成了优美的乐曲之声成了这个活着的沼泽的一部分。

他们觉得沼泽地里的白光更亮了些一闪一闪地像个心脏在跳动。

“太阳出来了吗?”向瓦牙问道。


向瓦牙试探着伸长胳膊去够那柄长剑的柄。风行云后退了一步颇有兴趣地看他的努力。出乎他的意料长剑应手而起那一瞬间仿佛一股云气从颅骨上那道深深的剑痕中氤氲而起。

向瓦牙用两只手捧着它。那柄粗大的剑看上去仿佛比他身子还要高大压得他呻吟起来。成片的红色锈迹血一样顺着剑身流淌下来沾满了向瓦牙的胳膊。

向瓦牙把它提在手里轻轻地挥舞了一下水潭上空响起了一道锐利的风低低的垂在水面上的树枝一阵抖动发出轻微的嚓嚓声。向瓦牙捏着它。感觉到一股难以描述的力量无穷的力量顺着冰凉的剑柄源源不断地传递而来。“我觉得自我是一名战士。”他吸着气说趔趔趄趄地挥动着那把剑说。

“把它放下吧”风行云说“太重了。我们还有好多路要走。”

薅羊毛 http://www.aizhuan.cn

八卦门·竞技场

娱乐 | 体育
  • 图片旧闻
他们为加拿大全国年轻的裁判树立了榜样,而在过去一个赛季

他们为加拿大全国年轻的裁判树立了榜样,而在过去一个赛季

粤侨办主任吴锐成赴港拜访粤籍社团共商合作大计

粤侨办主任吴锐成赴港拜访粤籍社团共商合作大计

老师不让孩子吃饭

老师不让孩子吃饭

蓝色风暴席卷世界杯

蓝色风暴席卷世界杯

  • 旧闻推荐
  • 旧闻排行榜